姐姐的关怀

那是在我十三岁的夏天,我小涯的最后一个暑假,由于再开学我将以一个中学生的姿态走进一所崭新的学校,所以我没有暑期作业,这才是我最开心的事。

更开心的是,由于乡下的爷爷家盖新房,爸妈都去那里帮忙了,只有姐和我留在家里,自然她就成了我的监护人,照顾我的生活。故事将在这里开始,没有爸妈和作业的夏天。

姐姐大我四岁,已经是高中生的她比我高了半个头,我记得我当时到他鼻尖那么高。可能是我发育晚的关系,在班里我差不多是最矮的,而且换牙我也是最后一个,有些男生的鸡鸡已经长出了黑黑的毛毛,而我还是光秃秃,白白的,我不沮丧,因为我不喜欢黑毛毛,光秃秃的白白的才干净。

爸妈走后的没几天,一次我在外面玩到天黑,满头是汗的跑回家里,喝了口水便跑向浴室冲凉,跑了一半我听到浴室里有水声,被姐姐捷足先登了,到了浴室的门口,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让我没想到的是,浴室的门没关严,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很本能的向门缝里看去,相信这种本能你也有吧。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亮晶晶的水流从姐姐的肩膀流到腰间,又从翘起的屁股上流到大腿,那是完美的曲线,姐姐的乳房圆圆的,不怎么大,就像一个皮球被切开两半,分别贴在姐姐的胸前,挺挺的,看上去很有质感。光洁平坦的小腹下有一小绰黑黑的毛毛,被水粘在了一起,毛毛上的水然后流向下面的小缝隙散去。

姐姐丝毫没发觉门外的我在痴痴的看她赤条条的样子,就像我没发觉我的裤子已经被鸡鸡顶的高。由于怕被姐姐发现,我继续崩紧我紧张的神经离开的浴室的门口。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紧绷的神经依然没有放松下来,我开着床边书桌上的台灯,眼睛张的大大的,姐姐赤条条的身影在我眼前不停的洗澡。就在我的口水刚离开嘴边还没有滴落的时候,一阵嗒嗒的拖鞋声,让我的思绪离开了浴室。

姐姐走到我的床前,弯下腰,摸着我的头说:“怎么还不睡呀,还开着灯,难道我们家的小马青还怕黑呀?”对了,我叫马青,姐姐叫马兰。我舔了舔嘴边的口水,慌张的嗯了一声,生怕姐姐发现我的心思,做贼心虚啊。转过头。从姐姐宽大的睡袍领子里又看到了姐姐那对白白的双乳,由于姐姐没带胸罩的缘故,让我一览无余。姐姐粉红的乳头就像是半个小木瓜里滴出的草莓酱,当然木瓜里是不会有草莓酱的,我只是形容。

“都是中学生了,还怕黑,什么时候能长成男子汉啊。”说着,掀开了我的毛巾被,躺倒了我的床上,“我陪你,这下不怕了吧。”

说着又把我床边书桌上的台灯关掉了。我的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看到姐姐仍没有睡,而是挣着大眼睛温柔的看着我,由于姐姐长的像爸爸,所以是双眼皮的,月光下姐姐的眼睛显得又大又亮,而且伴随着洗发水的香味,更要命的是从姐姐嘴里呼出来的香气,真好闻,我恨不得把鼻子凑到姐姐的嘴边闻个痛快。这时我感觉内裤要被鸡鸡捅破了,因为我此时的鸡鸡坚硬的就像犀牛角,洋溢着要摧毁一切的霸气。就这样,我们都侧着身,彼此相对,借着月光我时不时的偷瞄姐姐的乳沟,那里是那样的深邃。我为什么对姐姐身上的香气无法抵挡,为什么要偷瞄姐姐的乳沟,我懵懂,只是本能在驱使。

“快睡吧,有姐姐在,什么都不怕。”说着翻身就要睡去,可就在姐姐翻身的一瞬间,姐姐的小臂碰到了我就要爆裂的鸡鸡,我的身体一震,姐姐也是一样,她又转过头来很小声的问我:“你怎么了?”

我怯怯的说:“我也不知道,以前只是在早上睡醒想尿尿的时候才会这样,可是我现在没有尿。”

姐姐故意的避开了我的眼神,依然很小声的说:“让姐姐看看。”说着掀开了被子,退掉我的内裤,我的鸡鸡像按了弹簧一样向上弹了一下,姐姐的头向后躲了一下下,好像也

惧怕这涨得随时会爆炸的威力。姐姐死死的盯着我的鸡鸡,用手握住,抚摸着,姐姐的手好软,好舒服,那舒服的感觉从鸡鸡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手里很湿,她的手心流了很多的汗,我相信此时的姐姐和我一样的紧张。

这时姐姐的手轻轻的像下一退,我略长的包皮立即将我的龟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姐姐的眼前,就在同时我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电流流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腹肌紧了一下,低头看着姐姐,而姐姐完全没意识到我在看着她,她把鼻子凑到了鸡鸡的近前闻了闻,由于我刚洗过澡的,所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味道。就在我还在琢磨姐姐为什么要闻我的鸡鸡的时候,姐姐张开了小嘴,竟然想吃棒棒糖一样把我的龟头含在了嘴里,我顿时感到一股温热,太舒服了,今天我尝到了很多以前没有过的感觉,但这个是最棒的。

在月光下看着我的鸡鸡消失在姐姐薄薄的嘴唇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此时的心情,就这样,鸡鸡在姐姐的嘴里一出一进的,而且在姐姐吸吮的同时,我还能清楚的感觉到姐姐的嘴里舌头正在胡乱舔弄着我的龟头,我好舒服,舒服到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几秒钟后,我感到鸡鸡有种酸麻的感觉,一股尿意急不可待,我吃力是从嗓子眼挤出几个字:“姐姐,我有尿。”

可是话还没等我完全说完,就有股股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鸡鸡尿了出来,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尿,而且比尿尿要爽一万倍。姐姐并没有把我的鸡鸡从她的嘴里释放出来,依然含在嘴里,我感觉姐姐的喉咙在动,知道她把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咽到了肚子里,等我的鸡鸡彻底停止了抖动,才放开了它,重新躺回了我的身边。

“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姐姐轻轻的问我,我说:“刚才真的好舒服,可是好像没什么效果。”

姐姐迟疑了一下,伸手过来摸我的鸡鸡,果然和我说的一样,鸡鸡依然直直的挺立着,姐姐的呼吸变的有些粗,抱住了我问道:“你想不想亲亲姐姐的嘴?”

就在她开口问我的同时,我又闻到了姐姐嘴里呼出的那股香气,我连忙点头。这时姐姐把嘴向我的嘴靠近,直到我们的嘴唇挨到一起,姐姐温柔的亲吻着我的嘴唇,我感觉姐姐的嘴唇很薄很软,又温又滑,依然带着她独有的香气,我紧紧的抱住了姐姐,感觉姐姐坚挺的乳房顶在我的胸口上,此刻的我又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好想摸摸姐姐的乳房,好想好想,可是我的手在姐姐的背后抱着姐姐,另一手被压在姐姐的脖子下面,动弹不得,就在我纠结的时候,一条温软的东西伸进了我的嘴里,是姐姐的舌头,我吸吮着,陶醉在姐姐的香舌在口的感觉,就这样,我们的舌头缠绕着,我敢保证这是我嘴里进来过最美味的东西,天下最美味的东西竟然是姐姐的舌头。

就这样过了一会,姐姐的舌头抽了回去。这时的姐姐一只手握着我的鸡鸡不断的抚摸,一只手在我背后抓着我的肩膀,嘴里嘤嘤的娇喘,眼睛闭的死死的,看来刚才的一刻姐姐也和我一样的陶醉,我低声的问姐姐:“姐姐,我可以摸摸你的身体吗?”

姐姐只是嗯了一声,说着起身脱掉了身上宽大的睡裙,我被姐姐压在脖子下的手自由了,月光下,姐姐玲珑的身段就像一件凹凸有致的工艺品,是那样的完美。就这样又躺回到我的身边,抚摸着我的头轻轻的问:“你想摸姐姐哪里?”

我生硬的挤出两个字:“乳房。”

姐姐紧闭着双眼轻声的说:“好吧。”

我摸索着向姐姐乳房伸去,碰到了,软软的,暖暖的,就像我之前看到的那样,柔软又有质感,整个乳房是那样的圆润,乳头硬挺挺,我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姐姐的乳头,感觉姐姐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同时听到姐姐轻轻的娇喘声,我问:“姐姐,舒服吗?”

姐姐娇喘着嗯了一声,抱紧了我的头,我的脸被姐姐按在乳房上,舒服极了,我碰到了姐姐的乳头,把它吸在嘴里,姐姐的娇喘声更大了,呼吸更加的急促,我的双手在姐姐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摸到了姐姐圆滚滚的屁股,圆润而又光滑,姐姐的屁股被我摸的不住在扭动,双手同时也在我的身上不断的乱摸着。

我吐出姐姐的乳头问:“我可以摸摸你内裤里的毛毛吗?”

姐姐依然嗯了一声,伸手把自己的内裤脱掉“摸吧,想摸姐姐的哪里都可以。”

听到姐姐如此放纵我的话,我起身扑在姐姐身上,双手在姐姐的乳房上尽情的摸着,嘴巴也在乳头上放纵的吸吮,又把一只收伸到了姐姐的双腿之间,抚摸着稍稍隆起的小丘,上面细细的毛毛稀稀疏疏的,好软,就像婴儿的头发,不经意间摸到了姐姐双腿间的小缝隙,我平稳了一下我急促的呼吸“这里也可以吗?”

姐姐只是抱着我的头不做答,轻轻的把双腿分开,我像那神秘的地带摸去,谁知那里都是又湿又滑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把姐姐的大腿内侧弄湿了一大片,我摸了摸姐姐双腿间的小肉缝,谁知道我的手指一下子就滑了进去,此时姐姐也娇喘了一声,可这一声明显比刚才的都大,我猜想姐姐一定非常的舒服,我就用手指在姐姐的肉缝里来回的研磨,姐姐的娇喘声越来越大,我看着姐姐舒服的表情,我继续拨弄着小肉缝,姐姐突然抓住我拨弄她肉缝的那只手,死死的按着,生怕我的手会跑掉的样子。

我了解姐姐的心意,继续不断的研磨着,姐姐小缝隙里的肉很软很很滑,让我不释手。姐姐突然双腿夹紧,把我的手向下用力的按着,全身不住的抽动,整个人蜷缩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别,别摸了,姐姐受不了了。”我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没有把手抽走,我的手指依然留在姐姐的肉缝里,就这样过了一会,我感觉姐姐的身体不在紧绷,慢慢的舒缓下,这才轻轻的把属于我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我闻了闻湿漉漉的手,味道怪怪,吸了吸手指,有点咸,这是我以前从未品尝过的味道,不过一点也不讨厌,还有一点点的喜欢。

我低头看了看瘫软在床上的姐姐,她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似的,一动不动,我问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把你摸的很难过?”

姐姐露出了丝丝的微笑说:“好舒服,你把姐姐摸的好舒服。谢谢你,小马青。”

听到姐姐的赞扬我的心情就像是被老师授予了一朵小红花一样的开心。看到姐姐满意的微笑,我把头钻到了毛巾被里,在黑暗里寻找刚才有一点点细化的味道,我寻到了姐姐的大腿间,因为的鼻子碰到了姐姐下面软软的毛,而且神秘的味道更佳的浓郁,我分开了姐姐的大腿,舔了舔姐姐大腿上神秘的体,咸咸的,姐姐白嫩的大腿就像咸鸭蛋的蛋清一样,又软又滑还有点咸。

姐姐的身躯在我的舔弄下开始扭动,随着姐姐的扭动我的嘴也慢慢舔到姐姐双腿间的缝隙,由于刚才我的手指已经到过姐姐缝隙里的神秘世界,这回我的舌头也轻车熟路的钻进了那湿哒哒的缝隙中,姐姐“啊”的叫出声来,这一声叫的是那样的陶醉,那样的享受,姐姐伸出双手抱住我的头,但不像上次那样死死的按住生怕我离开不再为她按摩那道小缝隙,而是把我的头提了上来,边说道:“别那样,姐姐受不了的,让姐姐抱抱,我的好弟弟。”

性就这样,我又被姐姐抱在了怀里,我们亲吻着,两只舌头缠绕在一起,两张嘴互相的吸吮着,发出吱吱的吸吮声。姐姐的手又开始抚摸着我的鸡鸡,鸡鸡像刚才一样的坚硬,因为那家伙始终也没软下去,直挺挺的,仿佛等待一场早就应该给它享受的盛宴,坚硬的理直气壮。我的鸡鸡被姐姐摸的舒服极了,感觉它好像更硬了,就要快要爆炸一样。

“姐姐,我的鸡鸡胀的好难受,怎么办?是不是要像刚才那样,还要用嘴吸呀?”我趴在姐姐耳边轻轻的说。

“你刚才摸姐姐下面的时候,有没有摸到姐姐的下面有一个小洞啊?”

听了姐姐的话我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说:“没有啊。”

姐姐说:“你再摸摸。”说着抓住我的一只手塞向她的两腿之间,我伸出了一根手指,仔细的摸索着,姐姐又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喘息声,而且把双腿打开,好让我的手摸得更深一点。

果然,在姐姐的缝隙最里面,摸到了一个很小的洞洞,“我找到了。是不是这个洞洞?”我说着边用手指点了点姐姐的洞口。

“对,就是这里,把你硬鸡鸡到姐姐的洞里好吗?”我疑惑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把你的鸡鸡插进去你的鸡鸡就不会胀得难受了。”姐姐接着说,一边把我的鸡鸡往她的洞口送。

我还是没明白,那里是姐姐的屁眼吗?还是姐姐撒尿的地方?会不会很脏?我平时很爱干净,所以很怕姐姐会把我的鸡鸡弄得脏兮兮的。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姐姐一边吻着我的嘴唇,一边急不可耐的央求我:“快,姐姐求求你了,快把鸡鸡插进来吧,插进姐姐的洞里来,快,求求你了。”听到姐姐的苦苦哀求,真的不忍心再看姐姐着急的样子,就把鸡鸡顶到姐姐的肉缝里,用龟头仔细寻找着刚才的洞口,姐姐急忙用手帮我对准了洞口,“这里,快插进来吧,姐姐求你了。”

听到姐姐略微带着哭腔的哀求,我把腰向前一挺,只觉得我的龟头挤进了一个又窄小又滑腻腻的小洞里,里面很温热,有种无论如何都要插到最里面的冲动,仿佛里面有着很强大的吸力,不只是在吸引我的鸡鸡,而且还吸引着我的心,让我头脑空白无法抗拒。

我吸了一口气,准备插到最里面时候,姐姐突然用双腿盘住了我的胯,双脚在我的屁股后面猛的用力,我的鸡鸡全部插进去了,那种感觉无以言表。我和姐姐几乎同时啊的叫出声来,姐姐死死的抱着我的头,用双腿把我的胯死命的往里拉,我的腰随着姐姐双腿的动作一下一下的,鸡鸡也一下一下的插着姐姐的小洞,简直舒服要命。可是我的头由于被姐姐死死的抱住,正张脸都贴在了姐姐的乳房上,天哪,我简直要窒息了,我的身高在这种姿势下,头只能到姐姐的乳房位置。

我动了动头的位置,露出了鼻孔用力的吸着气,嘴里含着姐姐的乳头,贪婪的吮吸着,腰间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止,一下一下用力插着姐姐的小洞。

“啊……啊……!”随着我每一下的插入,姐姐忘我的呻吟着,我感觉姐姐在享受着我每一下的插入,而她的呻吟声是那样的悦耳,让我热血沸腾,我趴在姐姐的身上,一边用鸡鸡有节奏的插着姐姐的小洞,一边用双手在姐姐的乳房上疯狂的乱摸,吸吮的她的乳头。

我感觉鸡鸡被姐姐的洞紧紧的包围着,那小洞好紧,而且有着一股一股的吸力,一下下的把我的鸡鸡向里面吸入,慢慢的,姐姐的小洞开始一下一下的缩紧,很有节奏的缩紧,姐姐的呻吟声也更大了,下身也开始在不断的扭动,我只好跟随着她的扭动继续抽插着,无论姐姐的下身如何的扭动也没逃过我任何一次插入。

姐姐开始大声的叫着“啊……别停,插我,用力啊!插死我,啊……给我,都给我。”

我不知道姐姐嘴里的给我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奋力抽插着,我终于又有了那种想尿的感觉,而且那感觉随着每一次的抽插越来越强烈。

“姐,我有尿。”我着急的说,“啊……尿啊……尿在姐姐的里面……快尿啊……给我啊……”

我已经听不清姐姐到底说的什么,我实在忍不住,只感觉小腹一用力,一下一下的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尿在了姐姐的洞洞里,只听姐姐“啊……”的一声,她的头用力的扬起,双手胡乱的撕扯着被单,前胸不断起伏,而乳房也随着起伏荡漾着,我顾不了那么多,不断用尽全身有的力气去插向小洞的最深处,小腹一下一下的用力,竭尽所能的把不知名的东西尿进姐姐的小洞里,直至最后一点点都尿在姐姐的洞里,而我的鸡鸡还是不死心的在洞里一抖一抖的。这时的姐姐也显然放松了下来,不在疯狂的乱抓,而是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抚摸着我的头,胸口还是不断的起伏。

我的手依然在姐姐的乳房上摸着,拨弄着乳头,大口大口喘着出气,鸡鸡却依然留在姐姐的小洞里。

“我的小马青长大了,长成男子汉了。”姐姐轻声的说着。就这样,我摸着姐姐的乳房,扒在姐姐身上睡着。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