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女儿

“老公你最近好像很烦恼……”我们上床的时候,雅雅关心地问我。

“嗯。”我有气没力地说。“你也看得出来?”

“老公,我已经嫁给你十五年了,还不明白你?”雅雅说:“你呀,最近睡觉前都哀声叹气的,而且我们好像很久都没做爱。如果真的很烦恼,不如我们去旅行吧,反正小婷和小静都放暑假了。”

旅行?当然好。雅雅不愧是我的老婆,她的提议最合我心意。于是我们很快做了签证,拿出平时的积蓄,一家四口飞去夏威夷享受阳光和海滩。

我们住五星级酒店一间大房,里面有两张双人床,我和雅雅一张,小婷和小静另一张。这酒店后面就是海滩,我们稍为休息一下之后,全身换上泳服就去海滩。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太阳没那么猛烈,但我们看到这种万里长空,踏着脚下的幼沙,看着绵绵无尽的海岸线,尤其当我看到沙滩上很多外国女人没穿上装,让两个圆大的乳房自然地跳动,我一切的烦恼都忘了。

雅雅本来穿着三点式,乳房露出一半来,我以为会太暴露,但现在看来,反而很保守。最使我惊奇的是我两个女儿,我平时的时间都给陈老板占用了,所以没有关心她们,现在我才知道她们已经亭亭玉立了。

小婷看来发育已经相当好了,两个少女的乳房已经相当圆大,容貌得到雅雅的遗传,加上她那长长的秀发,所以很诱人。当然她还很稚气的,胸脯没有加上胸垫,使那两颗乳头小豆豆都从泳衣里凸了出来,她的腿修长光滑,真得很像雅雅刚嫁给我那时少女的美态。

小静也很漂亮,及耳的短发显得很清爽活泼。她也开始发育了,两个乳房好像小馒头那般,身体也开始有曲线了。

当泳裤里的肉棒发胀起来,我才察觉自己连自己亲生女儿也动邪念,连忙摇摇头,把自己的念头扔掉。

“小静,你和我在这里晒太阳吧,爸爸和姐姐去游泳。”雅雅叫住小女儿。

小婷在学校里学了游泳,但小静和雅雅一样,很少去游泳,所以不懂。小静听到雅雅这样一说,嘟起小嘴,说:“我要去游,我要去游!”

我说:“雅雅,给她一起去吧,我教她就行了。你去试试也可以,我可以教你。”

雅雅摇摇头,说:“我还是很怕水,你们去吧,我在这里晒太阳,等你们回来。”

于是我和两个女儿兴高采烈地冲向清澈见底的海水里。

“哈……哈……哈……”我们互相泼水追逐,嘻嘻哈哈,和这两个女儿玩,真使我心境年轻起来,好像回到十五二十时。

“爸爸,我游去那浮台。”小婷说。

“好吧,不过要小心点。”未等我说完,小婷已经游走。她在学校里是个健将,所以我不担心。

“爸爸,快教我,我也要好像姐姐那样游得那么远。”小静不断催我。

我抱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横放在水里,说:“对了,脚用力拍水,双手向后面划。”小静很听话地按我的指示,很快就会游一两下。

我的手感觉到她身体的柔嫩,泳裤里的色狼又挺了起来,我的心又开始有点邪念。

“好吧,现在练呼吸吧。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吸气的时候头要抬起,呼气的时候就可以浸进水里。”我教着她,左手摸到她胸脯的两个小馒头上,最初是感受她呼吸的韵律,但渐渐地双
手有种爽快的触觉。

她那两个小馒头真得很柔软,而且相当有弹性,我忍不住一摸再摸,连上面那颗小豆豆都可以感觉得到。

“爸爸,不要,好痒啊。”小静叫了起来。我才醒觉起来,原来我的手已经伸入她的泳衣里,抚摸她的小乳房。我惊慌地缩开手。小静却对我嘻嘻一笑说:“爸爸不要怕㖞,我是说好痒,你没有弄痛我。”

我这个小女儿小静对我完全没有戒心的,这和大女儿小婷不一样。小婷虽然还在读初中,但似乎已经懂得男女之事,性格也比较倔强,所以有点我打她的屁股或把手搭在她肩上的时候,她都会有意避开我。我的荒淫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孩子学新事物真快,她才练习多几次,已经学会了,还懂得游好一段的路程。

就这样我们在沙滩里玩了一下午,我全身都给晒得红红的,反而雅雅和两个女儿皮肤稍微有点粉红,她们天生丽质,所以皮肤不容易给晒黑。

吃过晚饭,大家都很累,小婷和小静很快就腄去。

我和雅雅就站在床边亲吻起来。过去一个多星期精神压力很大,我们夫妻俩没有做过爱,今晚要好好补偿一下。雅雅反应也很热烈,她主动地脱光自己的衣服,当我亲吻她那对骄人乳房的时候,她替我脱掉上衣。

“老公……你真色……这么快就硬起来?”雅雅的手从我的短裤递伸手进去把弄我的肉棒,我的肉棒立即直立起来。

妻子跪在地上,把我的裤子拉下去,我那肉棒上的龟头便像只刚释放出来鸟儿,快要飞出去一样。

她张开小嘴,把我的龟头含着,然后用舌头舔弄起来。妻子这些年来经验丰富,她一边吮着我的肉棒,一边用纤纤秀手去抚弄我的阴囊。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哇,好爽啊,老婆,你的功夫越来越好了。”

雅雅舔了一会儿,把肉棒吐出来说:“老公……来吧……我想给你插了……快给我吧……”

我把她按反俯卧在地下,从她屁股后面把肉棒直插入她的小穴里,她被我一插,便叫了起来:“好老公……快快……快用力点插我……我的小洞很痒啦……快……”我已经一星期没有发泄过,精力过剩,当然不停地刺插着她。

“好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大鸡巴……操干……我的小穴……我的小淫穴……赶快操干人家嘛……啊…啊……”雅雅摇着丰满的屁股,使我的肉棒在她体内搅弄,她的淫汁已经喷得我整个大腿。

雅雅的呻吟声当然使我很震奋,但到底我们已经做了十五年夫妻,听这种淫声也习惯了,所以我仍和平时一样,算是交功课罢了。

我们刚才因为太过性急了,根本没有上床就在两张床的中间做了起来。刚才关灯时黑乎乎,现在酒店窗外的夜色使我能够看到这房里的东西。雅雅的头已经埋在地上,只翘起屁股,而我就在她身后不断抽插着她的小穴。

突然我看到女儿睡床上有对黑亮亮的眼睛瞪着我们,我吓了一跳,但我的肉棒反而更加硬了起来。

原来小静还没睡去,她一直在偷看我们。

“哎……啊……老公……你好像突然粗大很多……我快给你干破小穴……”

雅雅继续呻吟着。

我这时看着床上的小静,小静也发现我在看她,还对我笑了笑,我忙用手放在嘴边“殊”了一声。

她又是笑一笑,果然静静没发出声音,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用左手一面抚摸着雅雅的屁股,一面把她插得高潮连连,呻吟不断,另一方面,我伸出右手,伸进小静的冷气被里,她一点也没有退缩,反而让我翻开她的睡衣,抚摸着她细滑的肚皮。

“啊……我不行了……老公……你今晚变得这么厉害……快要插死我了……我快给你干破……”雅雅又到了高潮,全身都没力了,任由我从后面不断干着,但这种做爱其实和平常一样,我把精神转移到我这小女儿身上。

小静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我的手就不客气地伸进她的睡裤里,抚摸她那嫩滑的阴阜。我这时心里充满淫邪的欲望:“反正她以后也要给她的男人干,我是她爸爸,为什么不享受一下……”

雅雅给我干得呼天抢地,这时想要转换姿势,我连忙用左手把她按回地上,怕她发现我的右手在做什么。

我见到小静的眼睛也闭了起来,她的双手扶着我的右手,但没有推开我。这时我更大胆了,把小静的睡裤和内裤的裤头强拉到她的小腿上,小静有点吃惊,但我的手已经迅速捂着她的小穴口,中指探进
她两腿之间,逗弄她的小洞口。

当我的中指刺入女儿的小穴里时,她“啊”地叫出一声,虽然不是很大声,也使我吓了一跳,一阵刺激和快感漫延到全身,“噗”地把精液射进雅雅的淫穴里,她给我热热的精液一烫,也“啊啊啊”叫了起来,又到达了高潮。

雅雅整个人瘫倒在地上,这时小静已经把她的裤子穿回去了。我拔出已经软下的肉棒,精液还在缓缓地流出来,我用手指挑起一些,然后涂在小静的脸上和嘴上,她又闭起眼睛装睡了。

就这样,我们白天就到沙滩玩耍,晚上我和雅雅就造爱,而我们造爱时,小静都还没睡,偷偷看着我们造爱,她也不怕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当然我也不敢挖得太深,怕把她的处女膜弄破,更怕她叫起来给妻子发现。小静每晚都迟睡觉,早上就很迟才起床。

一星期后,也是我们夏威夷的最后一天早上,她到九点还在睡,小婷等不及了,说:“爸爸,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要趁机再游一天,快叫醒妹妹吧。”

我对雅雅说:“你就带小婷先去吧,我等她起床才去。”

于是小婷很高兴地推着她妈妈去海滩了。

过了半小时,小静好像快醒了,在床上翻来翻去,我把被子拿开,说:“小静,快起床,你姐姐已经去了沙滩。”

但她稍睁开眼睛,看到我又闭起眼睛,干脆反卧在床上。

“好,你还不起床,我就要惩罚坏孩子了。”我对她说,她没动,我继续说道:“我数三声,再不起床,我就脱你的裤子。”她依然没动,我就“一、二、三!”一喊完,就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哇,原来自己女儿的胴体是这么性感的。”白嫩嫩的两个小屁股使我下体勃立起来。

“爸爸……”小静突然转身起来,我听到“爸爸”这叫声,有点惭愧,打消对她的淫欲。小静却抱着我说∶“爸爸,你会不会像疼妈妈那么疼我。”

我点点头说∶“傻女儿,我怎会不疼你。”

“好吧,那你把你裤子里的小鸟鸟给我吃吧。”小静天真地向我请求。我把拉链拉下来,肉棒又是冲了出来,直立在女儿面前。看着她那纯真可爱的俏脸,我完全失控了,当她张开小嘴里,我立即抱着她的头,把肉棒塞进她小嘴巴里。

“唔……唔……”女儿的嘴巴给我抽插了两下,她推开我说∶“不是这样,妈妈不是这样的。”就完就和雅雅一样,轻轻托着我的肉棒,然后用小嘴去吻我的龟头,再用舌头去舔肉棒,使我很是舒服,她果然学足每晚雅雅为我服务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在吮吸着自己的大鸡巴,实在是矛盾重重、悲喜交集,但我没法想那么多,小静已经在舔我的阴囊,我舒服地躺倒在床上。

“乖女儿,继续亲下去……”我说着,把她的头按得更低一些,她的柔软的舌尖已经舔到我的肛门,使我的下体一阵阵紧缩,然后她又回到我的肉棒上,努力起张开小嘴,把我的肉棒含着。

我给温暖的小嘴巴含着,非常舒服,又想起这是自己的亲生小女儿,更是刺激得心砰砰跳,“噗”全身一紧,精液射进女儿的嘴里。

“咳……咳……”小静给精液呛了一下,退了出来,我乳白色的精液就涂得她满脸都是,连她短短的秀发也沾上了。

“爸爸,你说小静像不像妈妈?”女儿不脱稚气天真地说。

我点点头说∶“你比妈妈还厉害,以后我会更疼你……”

到了下午,我们全身已经收拾孪行李,赶到机场,乘搭飞机回来,结束一星期无忧无虑,对我来说更是快乐无穷的渡假。

终于要回去现实世界了,不知道陈老板会用什么方法去对付文森两夫妇呢?

很快谜底就揭开了,现实真是残酷。我一上飞机,从欢容悦目的空姐手中拿来今天的报纸,刚坐好在位置上,我就开始翻报纸,在新闻第二版里,就有大字标题∶“少妇被轮奸致死,疑与黑帮仇杀有关”,还有一幅用格子遮住的恐布照片,只见一个年轻妇人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心里想,不会是文森的老婆思思吧,陈老板不会这么过份吧?

报纸的描述还很详细∶“受害者李思思,二十二岁,昨夜在住所睡眠中,被六名怀疑黑帮男子破门入屋轮奸和鸡奸。由于死者体质较弱,当被多个匪徒同时奸淫时,反应过于激烈,突然全身发生痉挛,怀疑心脏病发死亡,匪徒立即纷纷逃去无踪。死者丈夫张X森当时全身被捆绑,目睹其爱妻被众人轮流奸淫,精神受到极大的创伤。警察到场解开张某身上的绳子时,他突然发狂挥拳乱打警察,大叫∶要报复,然后也逃去无踪……”

“爸爸……”小女儿小静叫我一声,我怔了一下,她说∶“爸爸,你还很热吗?你额头很多汗呢。”

我用手抹一抹汗,果然出了很多冷汗。

随着飞机回到那个令人紧张的城市,我心里就越来越紧张了。

“老公你最近好像很烦恼……”我们上床的时候,雅雅关心地问我。

“嗯。”我有气没力地说。“你也看得出来?”

“老公,我已经嫁给你十五年了,还不明白你?”雅雅说:“你呀,最近睡觉前都哀声叹气的,而且我们好像很久都没做爱。如果真的很烦恼,不如我们去旅行吧,反正小婷和小静都放暑假了。”

旅行?当然好。雅雅不愧是我的老婆,她的提议最合我心意。于是我们很快做了签证,拿出平时的积蓄,一家四口飞去夏威夷享受阳光和海滩。

我们住五星级酒店一间大房,里面有两张双人床,我和雅雅一张,小婷和小静另一张。这酒店后面就是海滩,我们稍为休息一下之后,全身换上泳服就去海滩。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太阳没那么猛烈,但我们看到这种万里长空,踏着脚下的幼沙,看着绵绵无尽的海岸线,尤其当我看到沙滩上很多外国女人没穿上装,让两个圆大的乳房自然地跳动,我一切的烦恼都忘了。

雅雅本来穿着三点式,乳房露出一半来,我以为会太暴露,但现在看来,反而很保守。最使我惊奇的是我两个女儿,我平时的时间都给陈老板占用了,所以没有关心她们,现在我才知道她们已经亭亭玉立了。

小婷看来发育已经相当好了,两个少女的乳房已经相当圆大,容貌得到雅雅的遗传,加上她那长长的秀发,所以很诱人。当然她还很稚气的,胸脯没有加上胸垫,使那两颗乳头小豆豆都从泳衣里凸了出来,她的腿修长光滑,真得很像雅雅刚嫁给我那时少女的美态。

小静也很漂亮,及耳的短发显得很清爽活泼。她也开始发育了,两个乳房好像小馒头那般,身体也开始有曲线了。

当泳裤里的肉棒发胀起来,我才察觉自己连自己亲生女儿也动邪念,连忙摇摇头,把自己的念头扔掉。

“小静,你和我在这里晒太阳吧,爸爸和姐姐去游泳。”雅雅叫住小女儿。

小婷在学校里学了游泳,但小静和雅雅一样,很少去游泳,所以不懂。小静听到雅雅这样一说,嘟起小嘴,说:“我要去游,我要去游!”

我说:“雅雅,给她一起去吧,我教她就行了。你去试试也可以,我可以教你。”

雅雅摇摇头,说:“我还是很怕水,你们去吧,我在这里晒太阳,等你们回来。”

于是我和两个女儿兴高采烈地冲向清澈见底的海水里。

“哈……哈……哈……”我们互相泼水追逐,嘻嘻哈哈,和这两个女儿玩,真使我心境年轻起来,好像回到十五二十时。

“爸爸,我游去那浮台。”小婷说。

“好吧,不过要小心点。”未等我说完,小婷已经游走。她在学校里是个健将,所以我不担心。

“爸爸,快教我,我也要好像姐姐那样游得那么远。”小静不断催我。

我抱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横放在水里,说:“对了,脚用力拍水,双手向后面划。”小静很听话地按我的指示,很快就会游一两下。

我的手感觉到她身体的柔嫩,泳裤里的色狼又挺了起来,我的心又开始有点邪念。

“好吧,现在练呼吸吧。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吸气的时候头要抬起,呼气的时候就可以浸进水里。”我教着她,左手摸到她胸脯的两个小馒头上,最初是感受她呼吸的韵律,但渐渐地双
手有种爽快的触觉。

她那两个小馒头真得很柔软,而且相当有弹性,我忍不住一摸再摸,连上面那颗小豆豆都可以感觉得到。

“爸爸,不要,好痒啊。”小静叫了起来。我才醒觉起来,原来我的手已经伸入她的泳衣里,抚摸她的小乳房。我惊慌地缩开手。小静却对我嘻嘻一笑说:“爸爸不要怕㖞,我是说好痒,你没有弄痛我。”

我这个小女儿小静对我完全没有戒心的,这和大女儿小婷不一样。小婷虽然还在读初中,但似乎已经懂得男女之事,性格也比较倔强,所以有点我打她的屁股或把手搭在她肩上的时候,她都会有意避开我。我的荒淫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孩子学新事物真快,她才练习多几次,已经学会了,还懂得游好一段的路程。

就这样我们在沙滩里玩了一下午,我全身都给晒得红红的,反而雅雅和两个女儿皮肤稍微有点粉红,她们天生丽质,所以皮肤不容易给晒黑。

吃过晚饭,大家都很累,小婷和小静很快就腄去。

我和雅雅就站在床边亲吻起来。过去一个多星期精神压力很大,我们夫妻俩没有做过爱,今晚要好好补偿一下。雅雅反应也很热烈,她主动地脱光自己的衣服,当我亲吻她那对骄人乳房的时候,她替我脱掉上衣。

“老公……你真色……这么快就硬起来?”雅雅的手从我的短裤递伸手进去把弄我的肉棒,我的肉棒立即直立起来。

妻子跪在地上,把我的裤子拉下去,我那肉棒上的龟头便像只刚释放出来鸟儿,快要飞出去一样。

她张开小嘴,把我的龟头含着,然后用舌头舔弄起来。妻子这些年来经验丰富,她一边吮着我的肉棒,一边用纤纤秀手去抚弄我的阴囊。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哇,好爽啊,老婆,你的功夫越来越好了。”

雅雅舔了一会儿,把肉棒吐出来说:“老公……来吧……我想给你插了……快给我吧……”

我把她按反俯卧在地下,从她屁股后面把肉棒直插入她的小穴里,她被我一插,便叫了起来:“好老公……快快……快用力点插我……我的小洞很痒啦……快……”我已经一星期没有发泄过,精力过剩,当然不停地刺插着她。

“好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大鸡巴……操干……我的小穴……我的小淫穴……赶快操干人家嘛……啊…啊……”雅雅摇着丰满的屁股,使我的肉棒在她体内搅弄,她的淫汁已经喷得我整个大腿。

雅雅的呻吟声当然使我很震奋,但到底我们已经做了十五年夫妻,听这种淫声也习惯了,所以我仍和平时一样,算是交功课罢了。

我们刚才因为太过性急了,根本没有上床就在两张床的中间做了起来。刚才关灯时黑乎乎,现在酒店窗外的夜色使我能够看到这房里的东西。雅雅的头已经埋在地上,只翘起屁股,而我就在她身后不断抽插着她的小穴。

突然我看到女儿睡床上有对黑亮亮的眼睛瞪着我们,我吓了一跳,但我的肉棒反而更加硬了起来。

原来小静还没睡去,她一直在偷看我们。

“哎……啊……老公……你好像突然粗大很多……我快给你干破小穴……”

雅雅继续呻吟着。

我这时看着床上的小静,小静也发现我在看她,还对我笑了笑,我忙用手放在嘴边“殊”了一声。

她又是笑一笑,果然静静没发出声音,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用左手一面抚摸着雅雅的屁股,一面把她插得高潮连连,呻吟不断,另一方面,我伸出右手,伸进小静的冷气被里,她一点也没有退缩,反而让我翻开她的睡衣,抚摸着她细滑的肚皮。

“啊……我不行了……老公……你今晚变得这么厉害……快要插死我了……我快给你干破……”雅雅又到了高潮,全身都没力了,任由我从后面不断干着,但这种做爱其实和平常一样,我把精神转移到我这小女儿身上。

小静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我的手就不客气地伸进她的睡裤里,抚摸她那嫩滑的阴阜。我这时心里充满淫邪的欲望:“反正她以后也要给她的男人干,我是她爸爸,为什么不享受一下……”

雅雅给我干得呼天抢地,这时想要转换姿势,我连忙用左手把她按回地上,怕她发现我的右手在做什么。

我见到小静的眼睛也闭了起来,她的双手扶着我的右手,但没有推开我。这时我更大胆了,把小静的睡裤和内裤的裤头强拉到她的小腿上,小静有点吃惊,但我的手已经迅速捂着她的小穴口,中指探进
她两腿之间,逗弄她的小洞口。

当我的中指刺入女儿的小穴里时,她“啊”地叫出一声,虽然不是很大声,也使我吓了一跳,一阵刺激和快感漫延到全身,“噗”地把精液射进雅雅的淫穴里,她给我热热的精液一烫,也“啊啊啊”叫了起来,又到达了高潮。

雅雅整个人瘫倒在地上,这时小静已经把她的裤子穿回去了。我拔出已经软下的肉棒,精液还在缓缓地流出来,我用手指挑起一些,然后涂在小静的脸上和嘴上,她又闭起眼睛装睡了。

就这样,我们白天就到沙滩玩耍,晚上我和雅雅就造爱,而我们造爱时,小静都还没睡,偷偷看着我们造爱,她也不怕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当然我也不敢挖得太深,怕把她的处女膜弄破,更怕她叫起来给妻子发现。小静每晚都迟睡觉,早上就很迟才起床。

一星期后,也是我们夏威夷的最后一天早上,她到九点还在睡,小婷等不及了,说:“爸爸,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要趁机再游一天,快叫醒妹妹吧。”

我对雅雅说:“你就带小婷先去吧,我等她起床才去。”

于是小婷很高兴地推着她妈妈去海滩了。

过了半小时,小静好像快醒了,在床上翻来翻去,我把被子拿开,说:“小静,快起床,你姐姐已经去了沙滩。”

但她稍睁开眼睛,看到我又闭起眼睛,干脆反卧在床上。

“好,你还不起床,我就要惩罚坏孩子了。”我对她说,她没动,我继续说道:“我数三声,再不起床,我就脱你的裤子。”她依然没动,我就“一、二、三!”一喊完,就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哇,原来自己女儿的胴体是这么性感的。”白嫩嫩的两个小屁股使我下体勃立起来。

“爸爸……”小静突然转身起来,我听到“爸爸”这叫声,有点惭愧,打消对她的淫欲。小静却抱着我说∶“爸爸,你会不会像疼妈妈那么疼我。”

我点点头说∶“傻女儿,我怎会不疼你。”

“好吧,那你把你裤子里的小鸟鸟给我吃吧。”小静天真地向我请求。我把拉链拉下来,肉棒又是冲了出来,直立在女儿面前。看着她那纯真可爱的俏脸,我完全失控了,当她张开小嘴里,我立即抱着她的头,把肉棒塞进她小嘴巴里。

“唔……唔……”女儿的嘴巴给我抽插了两下,她推开我说∶“不是这样,妈妈不是这样的。”就完就和雅雅一样,轻轻托着我的肉棒,然后用小嘴去吻我的龟头,再用舌头去舔肉棒,使我很是舒服,她果然学足每晚雅雅为我服务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在吮吸着自己的大鸡巴,实在是矛盾重重、悲喜交集,但我没法想那么多,小静已经在舔我的阴囊,我舒服地躺倒在床上。

“乖女儿,继续亲下去……”我说着,把她的头按得更低一些,她的柔软的舌尖已经舔到我的肛门,使我的下体一阵阵紧缩,然后她又回到我的肉棒上,努力起张开小嘴,把我的肉棒含着。

我给温暖的小嘴巴含着,非常舒服,又想起这是自己的亲生小女儿,更是刺激得心砰砰跳,“噗”全身一紧,精液射进女儿的嘴里。

“咳……咳……”小静给精液呛了一下,退了出来,我乳白色的精液就涂得她满脸都是,连她短短的秀发也沾上了。

“爸爸,你说小静像不像妈妈?”女儿不脱稚气天真地说。

我点点头说∶“你比妈妈还厉害,以后我会更疼你……”

到了下午,我们全身已经收拾孪行李,赶到机场,乘搭飞机回来,结束一星期无忧无虑,对我来说更是快乐无穷的渡假。

终于要回去现实世界了,不知道陈老板会用什么方法去对付文森两夫妇呢?

很快谜底就揭开了,现实真是残酷。我一上飞机,从欢容悦目的空姐手中拿来今天的报纸,刚坐好在位置上,我就开始翻报纸,在新闻第二版里,就有大字标题∶“少妇被轮奸致死,疑与黑帮仇杀有关”,还有一幅用格子遮住的恐布照片,只见一个年轻妇人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心里想,不会是文森的老婆思思吧,陈老板不会这么过份吧?

报纸的描述还很详细∶“受害者李思思,二十二岁,昨夜在住所睡眠中,被六名怀疑黑帮男子破门入屋轮奸和鸡奸。由于死者体质较弱,当被多个匪徒同时奸淫时,反应过于激烈,突然全身发生痉挛,怀疑心脏病发死亡,匪徒立即纷纷逃去无踪。死者丈夫张X森当时全身被捆绑,目睹其爱妻被众人轮流奸淫,精神受到极大的创伤。警察到场解开张某身上的绳子时,他突然发狂挥拳乱打警察,大叫∶要报复,然后也逃去无踪……”

“爸爸……”小女儿小静叫我一声,我怔了一下,她说∶“爸爸,你还很热吗?你额头很多汗呢。”

我用手抹一抹汗,果然出了很多冷汗。

随着飞机回到那个令人紧张的城市,我心里就越来越紧张了。

喜欢就顶一下!!!

24 9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