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时刻

一夜显得特别宁静,人们都沉睡了,或沉醉在快乐之中。突然连续十秒钟的天摇地动,土地裂开了,桥梁震断了,房屋倒塌了,哭声叫声四处传来,一幕幕惊人的景像,把城市变成废墟,把乡村夷为平地。令人相信,这是人间地狱,这是世纪末的灭绝,这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咒语……

健雄看到从远处走来的长发女孩,一副熟悉俏丽的脸孔,他眼睛突然一片模糊,鼻子一酸,差一点掉下眼泪。那女孩站在离他十步的地方,没有任何动静,只有柔软的长发任由微风稍稍拂起。

“佩……佩仪……”是健雄先开口了,本来很亲蜜很熟悉的称呼,现在从他口里发出来,声音竟然是颤抖着。

女孩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子向他冲来,扑进他的怀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的脸深深地埋在健雄的胸膛里。健雄把她紧紧地搂住,两行热泪漱漱从脸上流下来,滴在她的秀发上。

十分钟之后,他们坐在宾馆的咖啡室里,默默地喝着咖啡,两个人都没有出声,眼睛只是看着桌面,也有时看着窗外,但没有看对方的脸。

他们曾经是爱侣,曾经很亲蜜,曾经是未婚夫妻……

黄昏的沙滩上,他们卷着裤脚踏着海浪。突然健雄把佩仪的纤腰抱住,嘴封住她的小嘴,然后热烈地亲吻起来。佩仪把健雄推开,脸红得像苹果那般。

“佩仪,嫁给我吧。”健雄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金戒指,对佩仪说。

“你这样就算是求婚吗?”佩仪明明知道今天健雄会向她求婚,但还是要刁难他,“起码要跪着求婚,才算有诚意。”

健雄有点为难,左看看右看看,海滩没有人,就跪在水里,海水把他的裤子都浸湿了。

“我亲爱的好老婆佩仪,请你答应嫁给我吧。”健雄的话把佩仪逗得甜入心坎。

佩仪把那戒指拿过去,戴在无名指上,心里又高兴又害羞,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便弯下腰把海水拨向健雄。健雄被这突然其来的水吓了一跳,整个人跌坐在水中,弄得全身都湿了。

佩仪开心得哈哈大笑,回头就跑。

健雄装成很凶恶那样,大叫道∶“你这大坏蛋佩仪,可别跑。”说完就追着她。很快就追上她,把她抱着,滚在细沙的海滩上。

佩仪还咭咭笑个不停,健雄的手抓向她丰满的胸脯上,说∶“你这么坏,我可要惩罚你。”说完把她的T恤和乳罩扯了上去,两个又圆又嫩的乳房抖露了出来。

“不要,不要在这里。”佩仪羞涩地想推开健雄。

健雄没理她,把头埋在她两个乳房之间,开始亲吻起来,当他吻着她那两颗小豆豆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挣扎和反抗的能力,而回应他的是令人蚀骨的娇喘声。

健雄把她的裤子褪了下来,另一只手插入她那被海水浸湿的内裤里,摸着了丰肥的阴阜上的草原,很幼细很柔软的,但他的手没有停留太久,已向她的小穴进发,当他触及她的小穴里,那里已是湿淋淋的,于是用中指捏揉一下小阴核,小穴里的淫水就像海水那般涌来。

佩仪全身敏感地带全被健雄占据了,身躯变得趐趐麻麻,嘴巴只是不断娇喘着。她不再推开健雄了,也把自己女孩的那份矜持放下。

健雄这时把自己的已湿透的衣服脱光,那根大鸡巴,高高地翘着,赤红红的龟头还缠着青筋,很凶猛的样子。这是健雄的骄傲,也是佩仪的迷恋。

健雄把身体压上去,手持着大鸡巴在佩仪小穴外外面擦弄一阵,她的淫水就全给他逗了出来。这时那根大鸡巴也已暴胀得厉害,龟头找到了小穴口,就钻了进去。他把臀部用力一挺,“滋”地一声,大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啊……痛……”佩仪全身抖着,承受着她心爱未婚夫的冲刺。

健雄低下头含着她那奶头吸吮,舌头在那小豆豆上面委婉地转动着,佩仪不再觉得疼痛,换之而来的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兴奋。她把双腿夹住他的粗腰,将下身挺起,使那大鸡巴能更深地插进她的穴里。

健雄把身体往下一压,臀部一挺,一插到底把大鸡巴顶顶她的子宫。佩仪全身一阵说不出的趐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使她不禁地扭着雪白娇嫩的身躯。

他看着她开始淫荡起来,便暴发了原始动物的野性,再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一手抱着她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插得她娇喘连连。

沙滩上的细沙黏在他们的身体上,尤其是躺在底下的佩仪胴体上,在健雄猛烈的抽插下,那些细沙在她身上轻轻刺着,更是妙不可言。她很快气喘吁​​吁,到达了高潮,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滴在沙里和海水溶为一体。

健雄知道细沙的妙用,故意黏一些细沙在她的乳房上,用拇指把细沙按在她的乳头上搓着,佩仪立即爽得差一点昏了过去,全身血液沸腾,另一次高潮又传遍全身。

细沙像是知道他们的快感,不少黏到他们下体合身之处,随着鸡巴的冲刺,把细沙带进了佩仪的小穴里,轻轻地括着鸡巴和阴壁上嫩肉,真是妙不可言。健雄也已快达到高潮了,他像匹野马那般,发狂地在他这未婚妻的草原幽洞里奔驰着,他双手紧紧搂​​着她那肥白的臀部,用足吃奶的气力,拚命地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在她的花心上。

佩仪知道健雄快到高潮,于是双手双脚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拚命摆动着臀部,挺高小穴,以迎合他那狠命的冲刺。当他啊地一声,从鸡巴在她小穴里喷出热热的精液时,她也又到达了高潮的顶点,不断地抖动着,小嘴猛喘着大气,子宫和小穴不断收合,似乎想把那大鸡巴的精液全吸吮过来那般。精液在她的蜜洞里灌满后,流了出来,连同她的阴精,浸湿两人的胯部。

激战之后,他们就躺在海滩上,任由海水洗涤着激战后身躯……此情不再。

在咖啡室里,健雄慢慢地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他并没有加糖,但还是不动搅动着。他不敢接触佩仪的眼光。而佩仪眼里的噙着泪珠,轻轻地说∶“雄,我还是很爱你,我不能离开你。”

健雄望着窗外的天,说∶“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事,但上天要惩罚我们……”或许他们做错的是第一步,是他们不应该认识。或许他们做错的第二步,是他们应该早点把恋情告诉父母……

健雄是家中独子,父母很开通,很想要快点传宗接代,所以他中学的时候已经鼓励他去谈恋爱。他没有这样做,一直坚持到读上大学,认识了佩仪,两人由教友、由师兄师妹的关系很自然变成了男女朋友。他们都是第一次恋爱,听别人说第一次恋爱多会不成功,所以他们很低调地保持着关系,父母都不知道。

一家三口一起吃晚饭。

妈妈看到健雄今天吃饭有点不同,没说过一句话,只是一直吃着白饭,连菜也没夹一根。她关切用手在他额上摸一下问∶“健雄,你病了吗?”健雄嘻嘻笑说∶“没有。”爸爸也问∶“健雄,你好像有心事,别瞒着我们。”

健雄深呼吸一下,说∶“爸爸、妈妈,我……我明天带……个朋友来见见你们。”爸爸和妈妈都笑了,妈妈说∶“是女朋友吧,我们还担心你呢,还想为你找一个呢。”健雄低下头,再次深呼吸说∶“是,我们已经来往了三年,准备结婚。”爸爸开心得哈哈大笑,说∶“很好,很好,我们早已替你准备好,只是择个吉日,就结婚吧。”健雄感受到家庭那种关怀和温暖。

然而这种温暖很快变得冰冷。当健雄的父母见到佩仪时,原本欢欣的脸孔一下子僵住了,场面变得很尴尬,妈妈说∶“健雄,对不起,我和爸爸都不同意你们继续来往。”健雄和佩仪这对小情侣受到沉重的打击,佩仪更是直奔楼下,搭TAXI走了。

那夜,妈妈走进健雄的房间里,健雄仍然很激动地喊着∶“你们不是很希望我结婚吗?为什么不喜欢佩仪,她什么地方得罪你们?”妈妈叹了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说∶“我不是不喜欢佩仪,而是……而是……佩仪她是……你的亲妹妹。”

健雄呆了。

妈妈说∶“十八岁前,我们家里还是穷困,佩仪那时两岁,发高烧,我们都没钱去医。那时邻居伸出援手,不仅出钱医她,还对她很好。这邻居比较有钱,但他两夫妇不育,所以求我们把佩仪给他们。我们想她跟着这对夫妇,日后也会得到幸福,所以我们同意了。之后发生暴乱,他们搬离开了这城镇,再没有来往了。我以为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上天弄人,竟然让你们认识了……”

咖啡室里,两人的咖啡喝完了,结了帐后,健雄伸出手,轻轻地拉着佩仪的手。佩仪身体颤抖着。这只手很熟悉,以前总是拖着,如今却是令人害怕。身边这个人的身份模糊了,不再是未婚夫,而是亲哥哥。

半小时之后,两人坐在宾馆里的床上。

健雄抱着佩仪,吻着她脸上的泪,说∶“仪,我们不需要天长地久,我们只要曾经拥有。”

佩仪躺在健雄宽大的胸膛下说∶“我们应不应该再错下去呢?上天会惩罚我们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哥哥。”

健雄全身僵住了,“哥哥”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实在太沉重了,但又刺激起他心深处奇怪的感觉。他把佩仪压在身下,说∶“既然上天一开始就作弄我们,我们还要怕惩罚吗?”

在他心深处的原因并不是这样,而是他从小就很慕别人有小妹妹,回家可以跟小妹妹玩,而他回家却是很孤独。而现在眼前这个是他的亲妹妹,而且是他的未婚妻,曾经在沙滩上赤相对。

健雄忍不住,嘴巴急切地吻在颤抖佩仪的小嘴上,眼前这亲妹妹的神志也开始模糊了,呜咽地叫着∶“雄,哥哥……”

健雄的手拉起她的短裙子,手指熟练地在她胯间游走,这到底是他熟悉的未婚妻佩仪,只是现在的身份变了,变成了他的亲妹妹。手指扣进她内裤里,大拇指逗到她的小穴,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看来这亲妹妹对他还是很有感觉的。

宾馆房里的镜子正对着床,健雄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被他压着的妹妹裸露的双腿。他开始替她解除身上的束缚,双双赤条条地在床上翻滚着。从镜里看到的那漂亮的女孩正是他的妹妹,而眼前又是他的未婚妻,他简直觉得有点精神分裂。

佩仪任由健雄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舌头任由他微妙地舔舐着,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的手指滑到她稀薄的丛草地带,用中指慢慢地插入她的小穴里,使她全身紧张地绷着,嘴唇也在发抖。

健雄的手开始轻轻地捏住她的乳头,用掌底去抚摸乳沟,然后轻轻地弹动乳头,妹妹的胸部已经开始起伏着,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手指滑向腹部,使她的胸脯更加挺起,呼吸也更急促起来。

健雄把妹妹的那对玉腿轻轻抬起来,放在肩上,然后用自己那鸡巴上巨大的龟头去逗弄她的小穴口,把她逗得淫水涟涟。

“即使你是我的妹妹,我还是舍不得你的娇躯。”健雄喃喃地说∶“我还是喜欢你的奶子,也喜欢你这美穴。”说完把龟头挤进佩仪的小穴里,小穴很窄,幸好淫水汪汪,足够滑润让那他那大鸡巴直捣黄龙,顶着她的子宫口。

“哥哥,请你和以前那样……对我……”佩仪紧紧地搂着健雄,好像害​​怕眼前这个情人这个哥哥会突然消失那般。“请你不要把我当成妹妹,就像是未婚妻那样吧,大力插进来吧。”

健雄搂着她的臀部,一手抱着脖子,猛力抽插,佩仪这时已经欲火焚身,她奋力挺屁股,扭腰摆身,让他那鸡巴能够更深地插进去。“卜滋……卜滋……”

健雄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妹妹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心里兴奋莫名。

“妹妹,太好了,我在干自己的亲妹妹……”健雄的心这时被恶魔缠住了,忘却了自己的信仰,忘却了罪恶,觉得眼前这个曾经是未婚妻现在是妹妹的女孩很诱人,继续操着大肉棒抽插着。

大鸡巴在佩仪小穴里抽插时,她的小穴唇户翻出缩进,龟头的肉和那小穴的肉互相摩擦,使两兄妹的欲火更旺盛,健雄的抽插速度也越快,把那小穴内的淫水撞击得“劈劈啪啪”。

佩仪说∶“哥哥,虽然我们这样做会给神惩罚的,但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算要死,我也不怕。”健雄也喃喃地说∶“是啊,仪,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说完把妹妹的丰臀抱着,大鸡巴不断抽送着。

“哥哥,快用力插我,插你的亲妹妹吧,我喜欢给哥哥干啊……”佩仪已经保持不了矜持的态度,扭着纤腰,双手把床单狠狠地抓着,​​还抬起头,主动地吻着健雄,他把舌头弄进她的香唇里,卷弄她的舌头。

健雄见到妹妹主动起来,于是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屁股一沈一沈狠狠地抽插起来,把佩仪推向高潮,使她娇喘频频,颤声浪哼地叫着∶“哥哥……快插死我……我喜欢给你干……我快快要升天了……”

这时突然天摇地动,房里的各种东西都开始东翻西倒,桌灯也掉在地上,房里漆黑一片,佩仪紧紧抱着健雄,说∶“神来了, 要惩罚我们……”他骑在她的身上,地震使他不必用力,已经能一下又一下急速地插着她的小穴。他在她的耳边说∶“别害怕,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块……”

佩仪的阴户一阵阵收缩着,健雄再也忍不住了,奋力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深处,然后喷出热滚滚的精液,直射进她的子宫里。

宾馆已经叫声四起,破裂的声音震耳欲聋,像是天崩地裂,健雄和佩仪紧紧地抱着对方,突然一阵离心,房子好像从高空中掉下去,然后重重压在地上,天花板上面几层楼也一样掉了下来,当他们着地时,天花板也向他们压来。

“啪!”“轰……轰……轰……”

几天后,这对兄妹的尸体给人挖了出来。

一个在当时一起挖到尸体的人说∶“他们身体全给压扁了,你们可以想像一下,就像我们拿拖鞋打蟑螂一样,啪一声,那蟑螂扁扁黏在地上,肚裂肠流。他们两人的骨肉肠脏都黏在一起,完全不能分开,所以他们的父母决定把他们合葬。

一夜显得特别宁静,人们都沉睡了,或沉醉在快乐之中。突然连续十秒钟的天摇地动,土地裂开了,桥梁震断了,房屋倒塌了,哭声叫声四处传来,一幕幕惊人的景像,把城市变成废墟,把乡村夷为平地。令人相信,这是人间地狱,这是世纪末的灭绝,这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咒语……

健雄看到从远处走来的长发女孩,一副熟悉俏丽的脸孔,他眼睛突然一片模糊,鼻子一酸,差一点掉下眼泪。那女孩站在离他十步的地方,没有任何动静,只有柔软的长发任由微风稍稍拂起。

“佩……佩仪……”是健雄先开口了,本来很亲蜜很熟悉的称呼,现在从他口里发出来,声音竟然是颤抖着。

女孩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子向他冲来,扑进他的怀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的脸深深地埋在健雄的胸膛里。健雄把她紧紧地搂住,两行热泪漱漱从脸上流下来,滴在她的秀发上。

十分钟之后,他们坐在宾馆的咖啡室里,默默地喝着咖啡,两个人都没有出声,眼睛只是看着桌面,也有时看着窗外,但没有看对方的脸。

他们曾经是爱侣,曾经很亲蜜,曾经是未婚夫妻……

黄昏的沙滩上,他们卷着裤脚踏着海浪。突然健雄把佩仪的纤腰抱住,嘴封住她的小嘴,然后热烈地亲吻起来。佩仪把健雄推开,脸红得像苹果那般。

“佩仪,嫁给我吧。”健雄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金戒指,对佩仪说。

“你这样就算是求婚吗?”佩仪明明知道今天健雄会向她求婚,但还是要刁难他,“起码要跪着求婚,才算有诚意。”

健雄有点为难,左看看右看看,海滩没有人,就跪在水里,海水把他的裤子都浸湿了。

“我亲爱的好老婆佩仪,请你答应嫁给我吧。”健雄的话把佩仪逗得甜入心坎。

佩仪把那戒指拿过去,戴在无名指上,心里又高兴又害羞,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便弯下腰把海水拨向健雄。健雄被这突然其来的水吓了一跳,整个人跌坐在水中,弄得全身都湿了。

佩仪开心得哈哈大笑,回头就跑。

健雄装成很凶恶那样,大叫道∶“你这大坏蛋佩仪,可别跑。”说完就追着她。很快就追上她,把她抱着,滚在细沙的海滩上。

佩仪还咭咭笑个不停,健雄的手抓向她丰满的胸脯上,说∶“你这么坏,我可要惩罚你。”说完把她的T恤和乳罩扯了上去,两个又圆又嫩的乳房抖露了出来。

“不要,不要在这里。”佩仪羞涩地想推开健雄。

健雄没理她,把头埋在她两个乳房之间,开始亲吻起来,当他吻着她那两颗小豆豆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挣扎和反抗的能力,而回应他的是令人蚀骨的娇喘声。

健雄把她的裤子褪了下来,另一只手插入她那被海水浸湿的内裤里,摸着了丰肥的阴阜上的草原,很幼细很柔软的,但他的手没有停留太久,已向她的小穴进发,当他触及她的小穴里,那里已是湿淋淋的,于是用中指捏揉一下小阴核,小穴里的淫水就像海水那般涌来。

佩仪全身敏感地带全被健雄占据了,身躯变得趐趐麻麻,嘴巴只是不断娇喘着。她不再推开健雄了,也把自己女孩的那份矜持放下。

健雄这时把自己的已湿透的衣服脱光,那根大鸡巴,高高地翘着,赤红红的龟头还缠着青筋,很凶猛的样子。这是健雄的骄傲,也是佩仪的迷恋。

健雄把身体压上去,手持着大鸡巴在佩仪小穴外外面擦弄一阵,她的淫水就全给他逗了出来。这时那根大鸡巴也已暴胀得厉害,龟头找到了小穴口,就钻了进去。他把臀部用力一挺,“滋”地一声,大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啊……痛……”佩仪全身抖着,承受着她心爱未婚夫的冲刺。

健雄低下头含着她那奶头吸吮,舌头在那小豆豆上面委婉地转动着,佩仪不再觉得疼痛,换之而来的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兴奋。她把双腿夹住他的粗腰,将下身挺起,使那大鸡巴能更深地插进她的穴里。

健雄把身体往下一压,臀部一挺,一插到底把大鸡巴顶顶她的子宫。佩仪全身一阵说不出的趐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使她不禁地扭着雪白娇嫩的身躯。

他看着她开始淫荡起来,便暴发了原始动物的野性,再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一手抱着她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插得她娇喘连连。

沙滩上的细沙黏在他们的身体上,尤其是躺在底下的佩仪胴体上,在健雄猛烈的抽插下,那些细沙在她身上轻轻刺着,更是妙不可言。她很快气喘吁​​吁,到达了高潮,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滴在沙里和海水溶为一体。

健雄知道细沙的妙用,故意黏一些细沙在她的乳房上,用拇指把细沙按在她的乳头上搓着,佩仪立即爽得差一点昏了过去,全身血液沸腾,另一次高潮又传遍全身。

细沙像是知道他们的快感,不少黏到他们下体合身之处,随着鸡巴的冲刺,把细沙带进了佩仪的小穴里,轻轻地括着鸡巴和阴壁上嫩肉,真是妙不可言。健雄也已快达到高潮了,他像匹野马那般,发狂地在他这未婚妻的草原幽洞里奔驰着,他双手紧紧搂​​着她那肥白的臀部,用足吃奶的气力,拚命地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在她的花心上。

佩仪知道健雄快到高潮,于是双手双脚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拚命摆动着臀部,挺高小穴,以迎合他那狠命的冲刺。当他啊地一声,从鸡巴在她小穴里喷出热热的精液时,她也又到达了高潮的顶点,不断地抖动着,小嘴猛喘着大气,子宫和小穴不断收合,似乎想把那大鸡巴的精液全吸吮过来那般。精液在她的蜜洞里灌满后,流了出来,连同她的阴精,浸湿两人的胯部。

激战之后,他们就躺在海滩上,任由海水洗涤着激战后身躯……此情不再。

在咖啡室里,健雄慢慢地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他并没有加糖,但还是不动搅动着。他不敢接触佩仪的眼光。而佩仪眼里的噙着泪珠,轻轻地说∶“雄,我还是很爱你,我不能离开你。”

健雄望着窗外的天,说∶“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事,但上天要惩罚我们……”或许他们做错的是第一步,是他们不应该认识。或许他们做错的第二步,是他们应该早点把恋情告诉父母……

健雄是家中独子,父母很开通,很想要快点传宗接代,所以他中学的时候已经鼓励他去谈恋爱。他没有这样做,一直坚持到读上大学,认识了佩仪,两人由教友、由师兄师妹的关系很自然变成了男女朋友。他们都是第一次恋爱,听别人说第一次恋爱多会不成功,所以他们很低调地保持着关系,父母都不知道。

一家三口一起吃晚饭。

妈妈看到健雄今天吃饭有点不同,没说过一句话,只是一直吃着白饭,连菜也没夹一根。她关切用手在他额上摸一下问∶“健雄,你病了吗?”健雄嘻嘻笑说∶“没有。”爸爸也问∶“健雄,你好像有心事,别瞒着我们。”

健雄深呼吸一下,说∶“爸爸、妈妈,我……我明天带……个朋友来见见你们。”爸爸和妈妈都笑了,妈妈说∶“是女朋友吧,我们还担心你呢,还想为你找一个呢。”健雄低下头,再次深呼吸说∶“是,我们已经来往了三年,准备结婚。”爸爸开心得哈哈大笑,说∶“很好,很好,我们早已替你准备好,只是择个吉日,就结婚吧。”健雄感受到家庭那种关怀和温暖。

然而这种温暖很快变得冰冷。当健雄的父母见到佩仪时,原本欢欣的脸孔一下子僵住了,场面变得很尴尬,妈妈说∶“健雄,对不起,我和爸爸都不同意你们继续来往。”健雄和佩仪这对小情侣受到沉重的打击,佩仪更是直奔楼下,搭TAXI走了。

那夜,妈妈走进健雄的房间里,健雄仍然很激动地喊着∶“你们不是很希望我结婚吗?为什么不喜欢佩仪,她什么地方得罪你们?”妈妈叹了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说∶“我不是不喜欢佩仪,而是……而是……佩仪她是……你的亲妹妹。”

健雄呆了。

妈妈说∶“十八岁前,我们家里还是穷困,佩仪那时两岁,发高烧,我们都没钱去医。那时邻居伸出援手,不仅出钱医她,还对她很好。这邻居比较有钱,但他两夫妇不育,所以求我们把佩仪给他们。我们想她跟着这对夫妇,日后也会得到幸福,所以我们同意了。之后发生暴乱,他们搬离开了这城镇,再没有来往了。我以为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上天弄人,竟然让你们认识了……”

咖啡室里,两人的咖啡喝完了,结了帐后,健雄伸出手,轻轻地拉着佩仪的手。佩仪身体颤抖着。这只手很熟悉,以前总是拖着,如今却是令人害怕。身边这个人的身份模糊了,不再是未婚夫,而是亲哥哥。

半小时之后,两人坐在宾馆里的床上。

健雄抱着佩仪,吻着她脸上的泪,说∶“仪,我们不需要天长地久,我们只要曾经拥有。”

佩仪躺在健雄宽大的胸膛下说∶“我们应不应该再错下去呢?上天会惩罚我们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哥哥。”

健雄全身僵住了,“哥哥”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实在太沉重了,但又刺激起他心深处奇怪的感觉。他把佩仪压在身下,说∶“既然上天一开始就作弄我们,我们还要怕惩罚吗?”

在他心深处的原因并不是这样,而是他从小就很慕别人有小妹妹,回家可以跟小妹妹玩,而他回家却是很孤独。而现在眼前这个是他的亲妹妹,而且是他的未婚妻,曾经在沙滩上赤相对。

健雄忍不住,嘴巴急切地吻在颤抖佩仪的小嘴上,眼前这亲妹妹的神志也开始模糊了,呜咽地叫着∶“雄,哥哥……”

健雄的手拉起她的短裙子,手指熟练地在她胯间游走,这到底是他熟悉的未婚妻佩仪,只是现在的身份变了,变成了他的亲妹妹。手指扣进她内裤里,大拇指逗到她的小穴,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看来这亲妹妹对他还是很有感觉的。

宾馆房里的镜子正对着床,健雄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被他压着的妹妹裸露的双腿。他开始替她解除身上的束缚,双双赤条条地在床上翻滚着。从镜里看到的那漂亮的女孩正是他的妹妹,而眼前又是他的未婚妻,他简直觉得有点精神分裂。

佩仪任由健雄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舌头任由他微妙地舔舐着,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的手指滑到她稀薄的丛草地带,用中指慢慢地插入她的小穴里,使她全身紧张地绷着,嘴唇也在发抖。

健雄的手开始轻轻地捏住她的乳头,用掌底去抚摸乳沟,然后轻轻地弹动乳头,妹妹的胸部已经开始起伏着,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手指滑向腹部,使她的胸脯更加挺起,呼吸也更急促起来。

健雄把妹妹的那对玉腿轻轻抬起来,放在肩上,然后用自己那鸡巴上巨大的龟头去逗弄她的小穴口,把她逗得淫水涟涟。

“即使你是我的妹妹,我还是舍不得你的娇躯。”健雄喃喃地说∶“我还是喜欢你的奶子,也喜欢你这美穴。”说完把龟头挤进佩仪的小穴里,小穴很窄,幸好淫水汪汪,足够滑润让那他那大鸡巴直捣黄龙,顶着她的子宫口。

“哥哥,请你和以前那样……对我……”佩仪紧紧地搂着健雄,好像害​​怕眼前这个情人这个哥哥会突然消失那般。“请你不要把我当成妹妹,就像是未婚妻那样吧,大力插进来吧。”

健雄搂着她的臀部,一手抱着脖子,猛力抽插,佩仪这时已经欲火焚身,她奋力挺屁股,扭腰摆身,让他那鸡巴能够更深地插进去。“卜滋……卜滋……”

健雄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妹妹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心里兴奋莫名。

“妹妹,太好了,我在干自己的亲妹妹……”健雄的心这时被恶魔缠住了,忘却了自己的信仰,忘却了罪恶,觉得眼前这个曾经是未婚妻现在是妹妹的女孩很诱人,继续操着大肉棒抽插着。

大鸡巴在佩仪小穴里抽插时,她的小穴唇户翻出缩进,龟头的肉和那小穴的肉互相摩擦,使两兄妹的欲火更旺盛,健雄的抽插速度也越快,把那小穴内的淫水撞击得“劈劈啪啪”。

佩仪说∶“哥哥,虽然我们这样做会给神惩罚的,但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算要死,我也不怕。”健雄也喃喃地说∶“是啊,仪,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说完把妹妹的丰臀抱着,大鸡巴不断抽送着。

“哥哥,快用力插我,插你的亲妹妹吧,我喜欢给哥哥干啊……”佩仪已经保持不了矜持的态度,扭着纤腰,双手把床单狠狠地抓着,​​还抬起头,主动地吻着健雄,他把舌头弄进她的香唇里,卷弄她的舌头。

健雄见到妹妹主动起来,于是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屁股一沈一沈狠狠地抽插起来,把佩仪推向高潮,使她娇喘频频,颤声浪哼地叫着∶“哥哥……快插死我……我喜欢给你干……我快快要升天了……”

这时突然天摇地动,房里的各种东西都开始东翻西倒,桌灯也掉在地上,房里漆黑一片,佩仪紧紧抱着健雄,说∶“神来了, 要惩罚我们……”他骑在她的身上,地震使他不必用力,已经能一下又一下急速地插着她的小穴。他在她的耳边说∶“别害怕,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块……”

佩仪的阴户一阵阵收缩着,健雄再也忍不住了,奋力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深处,然后喷出热滚滚的精液,直射进她的子宫里。

宾馆已经叫声四起,破裂的声音震耳欲聋,像是天崩地裂,健雄和佩仪紧紧地抱着对方,突然一阵离心,房子好像从高空中掉下去,然后重重压在地上,天花板上面几层楼也一样掉了下来,当他们着地时,天花板也向他们压来。

“啪!”“轰……轰……轰……”

几天后,这对兄妹的尸体给人挖了出来。

一个在当时一起挖到尸体的人说∶“他们身体全给压扁了,你们可以想像一下,就像我们拿拖鞋打蟑螂一样,啪一声,那蟑螂扁扁黏在地上,肚裂肠流。他们两人的骨肉肠脏都黏在一起,完全不能分开,所以他们的父母决定把他们合葬。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我哭哭说道:

    好恶心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