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大學生

家庭逸事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来,我背着我的单肩背包走出了教师。

突然,我身后想起一道美妙的声音:“逸风,等一下。”

我无奈地笑了笑,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我的小姨。

我小姨的芳名叫做林秋芳

上错厕所

第一次去实验楼上实习课,做到一半想大便。出去找厕所,因为是实验楼,走廊上空无一人,走到尽头,找到一厕所门挂“男”字门帘,急掀帘而入,不料内有一女生正好小解完,裤子褪到膝盖处,叉开着大腿站在那儿,低着头

激情熟婦

我對中年女人特別感興趣,尤其是豐滿的乳房大,屁股大,皮膚白皙的中年女人。

下面我就把我和中年女人之間的美好性事將給大家,絕對是我的真實經曆。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還在上大學,已經大四了

混黑社会要够色够大只 才能做老大!

由于我出生在问题家庭,我根本不知道我爸是谁,妈妈则是把我放在外婆家,自己到外地工作去,外公外婆年纪已大,只是给我些零用钱花,不曾管过我什么。从国中开始,交到了坏朋友,开始混帮派,跟着狐群狗党,整天半夜

美女大学生的初夜

X大学图书馆最近请了壹位工读生,她叫做陈燕妃,二十岁左右,还在大学里念书,长的不错,身材也不错。她主要是负责办理系上图书馆方面的事务。
 
有壹天九点半,大部份系上的人都走了,陈燕妃由于最近在整理

与刚毕业的女下属

我是上海一家信息网路公司派驻苏州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因为苏州市场做的不错,总部在当地给我租了一套公寓,配了一部车,虽然和老婆孩子不在一起,但苏州到上海来去还是很方便的,所以几年下来我也乐得一个人在外地

除暴创业得三妻

  且说个十分好色的人,名叫钟旺,生长在东北某城市。因父母很早就下海经
商,家资颇厚,对钟旺十分溺爱,几乎有求必应。钟旺六岁那年,送去学游泳,
这孩儿天资丰富,一学就会,后来在全市比赛中获得冠军

姐姐的风流按摩师

前些时候镜明参加了青年会主办的健保训练班,其中一项是帮助放松肌肉的指压按摩训练。除了图解讲授外,还有六小时的实习,采用所谓的“学生/导师”制,两人一组,彼此重复实地练习,教练从旁纠正,这样每个学员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