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姑娘

给姑丈弄上床

  我是一位女子高中生,生活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不止拍拖,连男性朋友也不多
,想不到我的初夜却是被一个大色狼夺去的……

  一个下午,我在家中做家课,因天气很热我穿了一件小背心及短裤。家中只剩

吸吮舔弄含吹(超级长篇)

“小伟,快点下来吃早餐了!”

我在睡梦之中,依稀听到有人在叫我,但是我依然不管,因为暑假耶!我何必那么早起啊?!虽然如此,我依然睁开眼睛,看看窗外,蔚蓝的天空,今天天气可真不错!太阳洒在我的身上,

父亲的自述

这一年多来,我就象生活在地狱中一样。

一切的一切,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个象猪一样胖的福建混蛋。将近十年了,我们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我万万没想到,在这次市里最大的五星级宾馆这么大的工程上,他会摆我一

和男朋友分手后的空虚日子

和男朋友分手那年我刚上大三,我们是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后来他被一个长得没我漂亮,身材没我好,没我懂事,但是家里条件比我好的大一新生勾走了。

室友打电话告诉我的,说看到我男朋友和一个女孩子进了一家很

老婆送你玩

和老婆结婚几年了感情非常好,我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老婆今年29岁,我大老婆几岁,今年35,老婆刚嫁给我的那年才22岁,所以我处处宠着她,经过几年的夫妻生活老婆已由当初那个不黯性事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成熟、迷人、

求学十六年

第一章、敬爱的骆老师
阴天,天是那么低沉,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那天就是个阴天,早晨出门时看到阴沉沉的天空,我的胸中不自觉地憋闷起来。

来到学校,按部就班的上完了第一节语文课,似乎一切都将按课程

家庭逸事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来,我背着我的单肩背包走出了教师。

突然,我身后想起一道美妙的声音:“逸风,等一下。”

我无奈地笑了笑,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我的小姨。

我小姨的芳名叫做林秋芳

和小姨子终成正果

按照北方的规矩,我媳妇姨家的妹妹我也称呼为小姨子,她叫汪华,今年37岁了。

自己在1管业做销售经理,说是销售经理,实际上就是事先与厂家把各种管材的出厂价都订好了,然后由她去联系各个房地产开发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