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淫蕩

我的淫賤妻子

我是一個職業股民一般都在家裡工作,但是因為家裡有個美豔無比的妻子,所以無法認真工作。於是我想到一個辦法,我租了在我家窗戶對面的房子。當然我選這個房子不僅僅是為了好好工作,我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可以順便偷

單男的性福時光

在這個城市裡,我是個資深的單男。專門給那些思想開放,兩性生活不和諧的夫妻送溫暖的那種。    入圈三年多來,已經幫助四五對婚姻遇到瓶頸的夫妻度過了危機,開啟了性福的大門。我的口號是,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

我成了阿姨的枕边人

与李小健妈妈同父异母的的妹妹-年方三十余的姨妈赖淑珍家住台北天母区,阿健国中毕业考上台北某高职,学校宿舍不足,他只好听从妈妈的话打算求学期间寄宿在姨妈家,事业忙碌的赖淑贞已多年来未有回乡与阿健他妈叙旧

邻居住个标致人妻(我的真实故事)

被公司外派到大陆昆山三年,因为离职回到自己温暖的家,怎么家门口摆着一个及腰的鞋柜,记得半年前休假时还没看到,可能是对面新搬来的邻居所放的吧,按了门铃没人答应,应该没人在家,就这样过了几天也没在意。

<

和朋友妻的性福生活

***********************************
  我们都会遇到一些人,遇到一些上过床,但不是我们妻子的人,那片刻的欢
愉很快就过去了,但是那残存温润的感觉可能偶尔还会迸

女律师晚上在电梯被强奸

晚上十时,女律师终于完成案头工作离开律师行。刚走进电梯,一种莫名的愁绪悄悄爬上了心头。

那应该是一种孤独的感觉,另外也夹杂着连日来连续工作和压力所带来的疲惫倦意,使得这个二十一岁年轻美丽的女律师忽

嫁给儿子的母亲

可能是过于疲累的关系,听着音乐,便昏沉沉的马上进人梦乡。

不知睡了多少久,她忽然觉身上似乎有重压感,猛然张开眼一看,压在自已身上的,居然是儿子官野。

她内心多少有点畏惧害怕。

   “不要!”

女儿和父亲

有天,放晚学后,我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下身穿着白色的短裙,怀里抱着一摞书,走出教室,准备回家。由于是夏天,而这个时候是我们学校给予学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时候,借着朦胧的月光,我见三三两两的同学,在花园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