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酒店

我那美丽妻子的好同学

我是个颇有名气的妇产科医生。

有人说当妇产科的医生是最佳的工,妇产科的医生的眼睛最有福了,我们常常看女人的阴户,可以天天可以吃冰淇淋了,还可以看到什么美女。年轻标致的漂亮女人可说是不常遇上。运气不

美女同事云姐

第一次见到云姐是在老板的生日宴。记得当时我正在一群新老员工中左右逢源、意气风发(实际上,俺当时也属于新员工),一直粘在我身边的出纳小娟(比我小的老员工),突然一声尖叫:云姐来了!

当时的情景颇有点

军国性奴

“等下,记着要好好服侍将军,不然..你们知会怎样吧?!”“是~”我们一众女俘齐声回答..我们本来都是日本的平常女人,就在三个月前莫名奇妙的,被拐到这个国家。它是在日本邻近的半岛国家,半个世纪前因内战而

透视医圣

林奇最近发现一件怪事。

他的眼睛,能穿透物体的外在,看清楚事物的本质。

例如现在……

站在他面前的漂亮女人,是金海医院的院长江若晴,高挑的身材足有一米七五,五官精致,黑发如瀑,曲线那叫一个婀

騎竹馬,弄青梅

大學畢業之後就開始當業務賣產品,我們這行比較多老闆是那種沒念什麼書的,拼感情看義氣比較重要,所以都會去酒店。也不是很高級的,都去那種俗氣的比較多,小姐也都是賺辛苦錢,花錢消費的老闆們叫妳喝就要喝,喝到

交換夫妻一同歡樂

我和太太到澳州旅遊的時候,意外地在所住的酒店外遇上了玉晴和她的丈夫俊文,我太太立即高興地邀她到餐廳坐下來傾談。玉晴和我太太還是像以前那樣,她們倆滔滔不絕地說個不休。

女人們永遠有說不完的話,然而我

我与女儿相依为命

我叫陈东,今年四十五岁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我的女儿陈雪儿今年十八岁,现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企划工作。这几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儿相依如命,她从出世后就再没有见过她的妈妈,因为她在她出生之后不久就狠心的抛下了我们

老公,對不起

大約在三個月前的一個晚上,我丈夫喝得爛醉如泥,山河扶著他回到我家, 他趁我在廚房裡的時候,突然抱擁著我,並將我佔有了。

開始的時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山河從後用手掌掩著我的口,他說 如果我出聲